在瑞士大部份的西洋芹,尾端及西洋芹葉都已經被削掉,大家高矮一樣的躺在架上待售,德國超市則很容易買到含葉帶細莖的「完整版」。

一般料理多半取用西洋芹的莖片(生吃、熬湯、炒煮),西洋芹葉丟掉好像有點可惜?能不能吃?怎麼吃? 後來我請大神答題,發現超強的松露玫瑰已經上菜了。

反正是實驗版,不曉得炒起來的西洋芹葉是何滋味,所以用平價的培根片、大蒜來調味。

熱鍋下0.5~1大匙油(因為有培根了,油可以減量)、鍋熱後下培根片、續下拍扁大蒜炒香,聞到蒜香後,加入洗淨的西洋芹葉,再下2~3大匙的高湯拌炒,炒到葉軟即可調味盛盤。實際吃起來的口感,比想像中更有嚼勁,入口後愈嚼則西洋芹的香味愈濃郁,早知道炒西洋芹葉這麼好吃,這下子以後都要到德國去買西洋芹了。

IMG_3257.JPG

今天晚上端上桌的是這個"花椰菜"沙拉,在超市看到特價中的花椰菜,白白淨淨的長得好漂亮,索性洗淨分切成容易入口的尺寸,直接擺盤上桌。Stefan一口咬下後驚訝的問:「蛤!真的是生的,連煮都沒煮!」

「是啊,不然怎麼叫花椰菜沙拉!」

分享一下:花椰菜生吃超甜!(不是當季都那麼甜了,等到八月當季時,該有多甜美?)還有最靠近內層的葉片也可以直接生吃。

IMG_3261.JPG

我一不做二不休,調了三種不同的醬來試,千島優格醬、日本芥末醬油、日式蘿蔔泥沾醬。

Stefan一個人吃掉半盤多,要不是待會要去踢足球,他大概會整盤啃光光,然後他超捧場千島優格醬,直讚美沾醬很可口。

筆記一下:千島優格醬。

原味優格(酸口感,非甜味)、美奶滋、蕃茄醬、一茶匙蜂蜜、一指搓糖。排列以食材用量多寡,由多->少排列,沾醬沒有一定的比例,純粹看個人喜好來調制即可。(不過那一小碟裡,原味優格就佔了四分之三)

我個人喜歡日式芥末醬油沾醬,因為更能清楚的嚐到花椰菜的甜味。

至於這二道料理為何叫節約料理? 一道運用原本打算丟棄的菜葉,另一道則連開火都不必。(物盡其用的使用食材/懶婦料理免開火)

 

, ,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