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第二回來逛這個歷史博物館了,上回來逛是前年的博物館之夜買了門票,人已經站在博物館前,所以順便進去參觀一下。常態展出的當然就是巴塞爾的歷史,不過這回和朋友再訪歷史博物館則是因為Stefan在報紙上看到了一個展覽介紹。

http://www.hmb.ch/de/sonderausstellungen/Hauptseite_Schuldig

在瑞士博物館逛得愈多,就愈深刻感受到這些展覽主題的"五花八門"及"什麼死人骨頭都可以拿來當主題!"(他們想要呈現什麼概念及背後的研究原因往往也很有意思),13日上午和朋友一家邀約博物館碰面,約定時間剛好遇到15分鐘後開始的導覽行程,而且親切的導覽者開場還為了「外國人」,而全程改用標準德語來做導覽;真是可惜了這麼親切的導覽,我個人不長進,德語不夠力。(大部份聽得一知半解,偶爾依賴Stefan的即席耳語翻譯),轉往地下室導覽區時,發現館方製作了英文版的導覽手冊。(Stefan立刻貼心的提醒,要我去拿份手冊來自己看才比較不會無聊),老實說,這展覽一點也不無聊,尤其是當導覽者提到為什麼想要舉辦一個這樣的展覽。不過英文手冊裡大量的法律、刑責、案件的用字,別說德語,英文有些單字我也還要偷偷查字典來確認意思。

回到主題,Schuldig(有罪)的展覽,望文生義就知道是一個關於犯罪的展覽,這世界上有很多警察博物館、法律博物館。但是卻少有所謂的"犯罪博物館",而這也讓館方因而想舉辦一個犯罪案例及有關犯罪的展覽。人類歷史上,法律一直隨著人類生活型態、風俗民情而改變轉化。這個展覽用年序的犯罪案例,清楚的讓人們發現法律隨著年代的演變,而有完全不同的結果或判刑。

展覽不只有關於「人」的案例,還有像生蛋公雞被判刑砍頭,這類的案例。每一則案例或呈現在你眼前的刑具,都讓人看到一條清楚的法律演變軌跡。

展覽手冊上那兩個蠟像模型則是1934年1月發生於巴塞爾的銀行搶匪的頭像Velte Waldemar及Sandweg Kurt,這兩位來自德國的青年(24歲)在1934年1月5日搶劫了Basel的銀行約400瑞郎,射殺了兩名銀行職員後逃逸,兩週後又射殺了兩名偵察案件中的警察。(這個警察搶殺案也讓這兩位搶匪的模樣因此曝光,而Velte的前女友在看到搶案照片後,提供了大量兩人的照片及資料給警方)這個案件在當時造成了極大的震撼及人心惶惶,因為這兩名搶匪終日躲藏在巴塞爾而沒有逃回德國境內。(所以今天我們導覽中有位讀了有關這兩名搶匪書籍的男士發問:據書裡提到,這兩人在案發後一直沒有逃回德國是因為他們在巴塞爾搶案前,已經在德國有其他的案件在逃,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行為模式,因為一般人如果在國外犯罪後,通常多半是逃回自己熟悉的母國,但是這兩位年僅24歲的搶匪卻自始自終都藏匿於不熟悉的Basel環境(森林)裡,這在行為模式上是不太合理的)

最後兩人在22日被警察發現在森林裡自殺身亡,而Velte自殺身亡前一分鐘,甚至還寫下了手札。不過字跡和之前的工整簡潔一比較,透露了極大的恐懼不安,所以字跡十分潦草難辨。

而為什麼會有這兩人的頭蠟像?!誰製作的?!為什麼要製作犯罪者的頭像、而且栩實的連他們兩人身穿的衣服乃套頭毛衣都製作出來?!

原來在當初,部份犯罪科學相信,紀錄犯罪者的長像及面孔比例,可以讓人藉由「長像」來判斷人是否犯罪或會成為犯罪者,所以當時的犯罪科學才將轟動社會的本案搶匪製作了栩實的蠟頭像。

 

這個展覽到2013年4月7日為止。

以上,下回博物館見。

 

創作者介紹
915

No-where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