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刀日8月26日:

今天一早7點15分到30分之間就要抵達醫院,到服務台報到,櫃台小姐請我直接上六樓。到了六樓後發現左右兩側都是病房(不知該往那邊走啊?),後來迎面來一位又高又帥的醫生,問我需要協助嗎?我解釋是今天報到來開刀的。他接著問我:很抱歉詢問這個,但是開什麼刀?(媽的,為什麼每一次都要讓又高又帥的男醫生知道我有痔瘡!!)不過他也真親切,一聽到是hemorrhoid後,馬上進入狀況帶到我往左側的病房前去;直接到護理站報到。

接著我就被帶到我的病床上等待並先行更衣(繼上次的開檔褲後,這次是換上背部全開,只在頸部意思意思放顆扭扣的性感病人服。),雖然不曉得何時會進開刀房,不過先換上衣服等待比較方便。(意思是你要有耐性的等人家來接你,但是來接你的人倒是沒耐性等你換衣服就是了)。接著我就開始坐在病床上讀我隨手帶去的小說,我和醫院交手的經驗,通常都是「等待」,而今天要開刀,沒帶書來看的話,一定會無聊到想東想西,所以乾脆帶一本一直很想開始讀,卻沒時間讀的小說。很有用,當我開始陷入故事情節中時,反而覺得護士三不五時進病房檢視病患或整理物品時,對我是一種干擾。

這時候持續用手機和Stefan簡訊連絡,因為今天一早他離開軍隊,出發搭車從日內瓦趕回來Basel了,不過在我進手術房前他應該還沒回來(日內瓦到Basel約需3小時車程)。我持續寫簡訊告訴他最新的情況及資料,而他則持續傳簡訊來要我別緊張放輕鬆之類的,其實我自己倒覺得還好,並不覺得太緊張!而且一早八點多,第一位護士進來就先問我:要不要吃顆藥來鎮定心情幫助入睡。我自己覺得倒還好,說完全不緊張就有點誇張了,不過後來一想,覺得自己的心情以準備開刀的病人而言,已經夠鎮定了,所以就婉拒了護士提供鎮定劑的建議了。(門診醫生和開刀是不同的醫生,門診醫生說明:早上來報到後,進開刀房,手術完成後待一晚在醫院裡,隔天檢查沒狀況時就可以出院回家休養了)此刻的心情比較像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那種感覺,畢竟是人生第一次要動手術及住院了(希望也是最後一次)。因為期待完全康復後,可以更隨心所欲的登山旅遊運動去,但是又怕手術過程及術後有什麼狀況。

接下來又進來第二位護士,閒聊了一下後,她就直接開口讚美說:我喜歡病患像你一樣心情平靜,看書看報看雜誌或找東西讓自己分心。

等待到近10點多,突然來了位鬍鬚壯丁,他的工作似乎就是負責把病人推下去開刀再推回來的(因為我出院時又看到他在把病人推過來推過去了)。到了這一關我才知道我連眼鏡都要拿掉才行,所以自己內心偷偷在幻想,要是真的萬一醫生開出什麼問題來的話,我大概也找不到人吧,因為根本就看不到醫生長什麼樣子啊。

躺在病床上被推進電梯往開刀樓層前進時,感覺很不真實(大概也是因為沒戴上眼鏡的關係),我覺得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在拍電影或連續劇一樣,平常在電影裡會看到的畫面,譬如像通過醫院長廊時,主角盯著天花板的燈光一道一道閃過,自己被推著前往手術房中的那種感覺,現實生活裡還真的是這種情況,不過這時候我腦海裡想著的是:來了,來了,該來的來了。

躺在等待室時,開刀助手先在我胸口及胸側貼上心電儀兼測量血壓,然後我就開始聽到自己心跳的頻率了,真是一種奇妙的經驗,完全就跟電影一樣,還可以看得到螢幕上的數字及跳躍。可惜我這個大近視眼,眼鏡拿掉後就沒辦法把所有的東西看清楚了。手術前和開刀助手繼續閒聊,聊一聊後再度被稱讚了:妳的血壓正常,心跳頻率很平順,很好,顯示為一點也不緊張。(一天還沒過一半就被稱讚了三次,忍不住想著:到底歐洲人要進開刀房前是有多緊張、多失控或歇斯底里了)到了這一關和她閒聊時才知道,有些病患真的會緊張到心律不整一接上心電儀就聽得很清楚了。後來等待另一位助手及主刀醫生還有開刀房完全淨空及消毒完畢。準備進入開刀房前,手上已經接上靜脈注射的輸入液了!她還開玩笑說,這是給我的早餐和午餐,而且還是溫的!(大感謝,我肚子正餓著XD,而且其實開刀房空調很強,那輸入液一打,我立刻覺得手有溫溫的感覺很舒服)最後的畫面就是我被戴上呼吸罩的同時,被要求持續的深呼吸,我有記憶大概深呼吸約10次後,吸到第五次時,眼前開始愈來愈渾沌。(所以看電影時,看到某人昏迷前如果畫面出現扭曲朦朧時->這都是真的,因為真的就像電影裡看到的畫面那般)

再下一個畫面,是我睜開眼睛在恢復室了;而且這時候第一個反應是想坐起身來,但是全身無力持續暈眩中立刻不支又躺了回去,大概2秒後才意會到,手術結束了,然後我現在躺在某間都是病床的區域(後來才知道是恢復室,病人要甦醒過來後,才能推回自己的病房)整個開刀的過程及他們做了些什麼事,我還真的完全一不無所覺(全身麻醉還真強),雖然醒過來了,而且我也想睜開眼睛,看清楚周圍發生什麼事?現在是什麼狀況?但是眼皮沉重到像三天三夜沒睡一樣,連睜開眼皮的動作都好像要耗盡全身的力量一樣。

這時感覺到左手臂上仍然有靜脈注射,右手臂則被套上自動血壓器,每隔幾分鐘就自動加壓測量血壓。然後一直會有人來你的病床周圍看顧你的情況,我趁機詢問現在幾點?,才發現已經中午12點20分了。所以這時候Stefan應該已經回到Basel的家裡了,後來又來了一個人問我:感覺怎樣,會噁心想嘔吐嗎?我搖搖頭說不會,只是暈眩。結果才剛回答完,就像被下指令要立刻嘔吐一樣,一陣強烈的反胃感襲來,就在我忍不住的同時,反應很快的醫護人員立刻遞上一個紙製抛棄式的嘔吐盤上來,接的剛剛好。後來我又吐了三次(最後一次吐出黃色苦水來了),最後一次是被推回病房時。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我這種小手術也要禁食禁水了,因為全身麻醉的副作用就是反胃嘔吐。而且那種反胃的嘔吐感是突然來襲,不像暈車暈船是逐漸加強到後來才忍不住的。

一被推回病房,我知道我一定會立刻陷入昏睡中,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傳簡訊跟Stefan報告說我回來了,手機一拿在手上就決定直接打電話了,我連眼鏡都沒力量戴回去,電話接通後,只記得跟他報告說我回到病房了,然後很暈有嘔吐我很想睡別吵醒我等等後,就掛上電話了,斷斷續續覺得自己醒來又入睡。中間好像還有護士進來問我明天早餐和午餐想吃什麼?

真正清醒過來是感覺有人在輕輕的摸著我的左手,很神奇,就算眼睛沒睜開,但是瞬間立刻知道是誰。睜開眼睛後才知道原來二個小時前他就到院了,只是我還是持續昏睡中,所以他跑到外頭去看報紙不吵醒我,現在是所有可以看的報紙都看完了,才又進來。這時候我才知道已經下午四點多了。(麻醉作用真的很強,可以讓我一路昏睡那麼久)

五點多左右,幫我主刀的女醫生進來自我介紹及說明開刀情況、患部還有術後保養的注意事項,術後10天左右的早晚及便後要用溫清水清洗患處,不需要用沐浴乳之類的清潔劑,要想著剛開始便後出血是正常的情況,除非真的血流不止或大出血才需要回院就診,患者可以自行評估。術後六週會再排一次回診,要看患處的復原及肛門的狀況。講著講著,突然我們發現,蛤!原來我們不一定要住在醫院一晚的,我們覺得OK的話也可以直接回家休養的。一聽到就立刻很心動,因為家裡有網路及零食。再加上我隔壁病床上躺著一個似乎飽受疼痛折騰的患者,她三不五時就會傳來陣陣呻吟,我雖然深感同情,但是這種環境下我絕對很難真正獲得良好的休息。

所以當下就決定要出院回家休養了(所以我這輩子應該不算有住過院,只有躺過病床,而我希望這個紀錄都不要被打破),醫生一聽到我們的決定後,立刻去幫我們準備好出院文件及藥物處方籤,接著護士來幫我抽掉左手臂上的針頭後,我進廁所更衣換回自己的便服並脫掉醫院幫我穿上的超性感繃帶內褲。(醫生說拿掉沒關係的,這種熱天氣穿上這繃帶內褲我一直有種穿尿布的感覺)剛下床站起身時,覺得兩腿之間卡卡的,步伐間距也自動變短了(因為你的身體會不自覺的避免所有可能的拉扯情況)。接著我就用龜速前進的步伐離開醫院去搭輕軌了。自行車就暫時鎖在醫院入出停車處,等明天Stefan再回來牽車。

補充說明:開刀房的溫度大概真的很低,其實進開刀房時只有穿手術衣,結果手術後醒來時發現被穿上了厚襪子,蓋上了毯子;還有開刀後的繃帶內褲。

術後第一晚:

有強效止痛藥的加持,所以只有傷口感,並沒有任何的疼痛感。出院前,醫院剛好在分送晚餐,我吃了幾口後,請Stefan也幫忙吃完,吃飽飯我才感覺有點體力可以出發了。回家後也不會餓,就只感覺累。所以一直躺在沙發上。入睡前還是沒感覺到傷口疼,所以一時輕忽忘了吃顆止疼藥才去睡。(等於我一整天都持續的睡睡睡,也別擔心晚上會睡不著,因為我一回家晚上躺在床上後還是立刻陷入沉睡了)

結果半夜就有股左睡右睡都不對的感覺了,躺平也會感覺到傷口。不過想睡覺的欲望大過疼痛的力量,所以反反覆覆翻身到早上6點多才起床喝水上廁所。吃完早餐後的第一顆止痛藥一下肚,立刻有感覺了,止痛藥的幫助真的很明顯,而且瑞士醫生幫我開出最強效的止痛藥,這一款止痛藥市面上多半是400毫升的劑量,而我拿到處方用藥是600毫升的劑量。它幫助我不是全無感覺,而是讓你有傷口感卻不會有強烈的疼痛感。

術後拿到的藥除了這款強效止痛藥(它還一併有消腫去紅的作用),另外拿到一款一般型的單純止痛藥,是在強效止痛沒什麼作用,藥物間隔又不到八小時間服用的止痛藥(不過兩種止痛藥都有單日服用上限,千萬別多吃),還有一盒胃藥及軟便劑。

新拿到的軟便劑和我之前吃的那款不同,這款長得像優酪乳,喝起來也像。每次只要喝10ml就夠了,和之前那款比較之下,這款服用上方便許多;雖然它的口感還滿油膩的。

術後第一便8月27日:

昨天開刀幾乎整天沒吃,只有晚餐意思意思吃幾口Gnocchi,今天三餐就正常了,不過腸胃淨空很完善的我,到了下午六點半左右才第一次出恭,醫生給的資訊及我自己事先google過的資料都顯示,術後出恭一定會流血,不過我剛開始以為就意思意思流個幾滴算數,錯!是整個馬桶都被染紅了!所以到這個階段時,真的很慶幸自已有自知之明要開刀,所以開刀前努力吃、努力增肥到54公斤,這樣至少要流血的話,我還有本錢給他流!當作是促進血液循環造血功能的鍛鍊。不過我剛看到第一便後那血染的馬桶時,還是有被嚇到,所以一度擔心是不是傷口裂開之類的,後來看到這一篇提到「肛門內的傷口為雙層縫合,所以解便時可用力,不需擔心傷口會裂開。」,就稍微有放心一點了。當然我知道和正常時期比較之下,我大概只用了六成的力量解便而已(施力的感覺以不過份拉扯到傷口為感覺基準)。不過有軟便劑的加持,通常解便也不需要太用力的。

術後第二便8月28日:

昨天收到Joy哥的信件回覆,便後出血會持續到第五天左右,所以今天做好心理準備了,不過和第一次比較之下,流血量變少了。我三餐照吃很正常,沒在擔心因為有吃有大便而減少食量,不,相反的,反而把食量增加了,因為自己覺得開刀一定有失血,失血了就要補一下。所以努力的進食中。

術後保養記錄:

因為每天一早就上廁所,所以實際上我只有每天早晚清洗患處,早上出恭後,及晚上洗澡時。還有29日因為天氣悶熱,中午稍微清洗一次而且。其他的時間就是早晚兩次。到了8月30日一早,我發現出恭後幾乎沒有滴血成河的畫面了,只有最後擦拭時有點血跡。所以顯然的復原情況還算不錯,今天是術後第五天,也是出恭後沒滴血,只有擦拭時有血跡。不過今天開始覺得屁股癢了,就是那種傷口在復原會癢的那種癢......還好本人除了超耐痛外,也很耐癢。

我先前讀過幾篇文章提到手術後痛不欲生的療養期,所以我一度擔心術後也有爆痛的傷口復原黑暗期,立馬寫信問了Joy哥的心得。他回說:術後大便及傷口的疼痛感和當痣瘡發炎紅腫的疼痛比較之下,其實後者還比較痛。所以如果各位擔心自己不耐痛的話,不如讓你的痔瘡發作一次後,你就會獲得重生的勇氣去開刀了(絕對是錯誤示範!),我現在的心得也是一樣的,術後傷口及大便雖然也會疼痛,但是真正和痔發炎紅腫的疼痛相比較。簡直是**比雞腿啊!

記錄這篇心得,除了提醒自己記得以後別千拖萬拖,拖到痛了才去找醫生。(雖然還是有這個可能)也希望我的親友們,偶爾要放慢腳步留意自己的身體狀況,保重兩字不是只有嘴巴講講,希望我們都能真正做到保護身體、注重健康。

補充一下:

Stefan在上週日回程往日內瓦的火車上,傳了個簡訊來跟我說,Apple的Steven Job日前才到瑞士來,前往Uni醫院為了癌症而就醫,他接著很自豪的說,我們去開刀的醫院是整個歐洲數一數二以癌症治療聞名世界的醫院,所以意思是我一介平民的屁股有機會到世界聞名的Uni醫院動刀也算是三生有幸了。(誤)

不過其實我腦中想到的瑞士醫院,其實是倪匡小說裡老是提到的瑞士醫院,有看過書的人就會明白接下去我們可以想像到什麼了;所以其實我只是回家開刀罷了。

由於當初開刀時,我是投保申根保險,而非一般瑞士的保險,(因為還沒結婚,只是用探訪簽證過來)痣瘡不在"意外理賠"的項目裡,所以後來我們自付了7000多瑞郎的醫療費用,不過婚後我已經有一般的保險,而非申根保險。所以未來還要割痣瘡我也不怕了。(不過最好別運用到任何保險最好!!)

創作者介紹
915

No-where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oriwu
  • 所以幫你看診跟開刀的醫師是不一樣的人喔
  • 對,當然也是因為我去的Uni醫院規模夠大,所以分工很細,門診醫生並不是開刀的醫生。如果是地區型的醫院,就很有可能看診和主刀是同一位醫師了。

    915 於 2011/10/27 01:24 回覆

  • saoriwu
  • 國外醫療體系跟台灣果然不一樣
    在台灣誰門診看應該就是誰開
    除非是在醫學中心會放給住院醫師開
    可是住院後的主治醫師跟門診醫師應該還是同一個人

    啊我忽然想到那個女醫師會不會只是住院醫師啊
  • 我的開刀醫生是不是住院醫生我就不清楚了(其實我對台灣醫院及醫師的工作內容也不甚了解了),再加上因為我連過夜都沒有,急著想逃離那裡獲得自由(誤)。不過我只知道開完我的刀之後,醫生剛好渡假2週去了,所以我的手術資料要交給保險公司的部份卡了2週後才拿到。嘿嘿

    915 於 2011/10/28 18: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