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半夜在自己的床上翻了大概半小時才睡著,這對向來睡覺像豬附身的Joy而言實在是生命裡少見的現象,稀少到連我都覺得很神奇,明明是自己熟悉的家,熟悉的床。卻覺得整個人就是一個不舒服的狀態,我也才換獨立筒註1的彈簧床睡了3個月;但是昨天卻硬生生覺得自己睡了20幾年硬床的背不太想接受硬木床舖床墊的觸感。

睡得不久,卻一早就翻身起床了,因為回到高雄後,才發現積了好多工作債沒有還。
10點就到牙醫診所報到的Joy,今天計畫要拔掉左上的智齒。 有前年拔掉右上智齒的經驗,讓我覺得拔智齒是很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沒想到回到家打開電腦MSN的我,連續遇到的二個朋友都對拔智齒有著難以忘懷的慘痛經驗,據他們說:「呿!你這種拔上智齒的到旁邊去,這是小卡的case,但是拔下智齒(尤其又是阻生牙時)是一件連回想都令人不想回憶的痛苦經驗。世界上就是有那麼巧合的事情,我回家一連遇到的二個朋友都是阻生牙,我想我算幸運的,大概是從小就貪吃又愛吃,而且偏愛吃有嚼勁的食物,舉凡像壽司米、甘蔗、魷魚絲等等都是我愛吃的食物;所以大概是因為這樣從小訓練我的牙床,所以我32顆牙都長得算正。連下智齒留給它足夠的位置去發展。不過愛吃硬食也有可能引來另一個缺點,Joy面無表情時為什麼那麼令人望而生畏,我想有很大的一部份是因為小時候吃這些食物的那股狠勁所訓練出來的;結果搞得明明是目無表情(我自己這麼認為),不熟朋友都以為我心情不好。沒有~我發誓~我真的沒有生氣或不爽。

拔了兩次上智齒,都是左一針麻醉右一針麻醉。不過今天打外側麻醉時,感覺醫生停頓了好久註2。照了x光看牙床的狀況之後,就開始看醫生一個人在那裡忙,先坐我左側拿鉗子(是鉗子嗎?我被要求拿下眼鏡沒看清楚那是什麼)在那裡用力想把智齒帶離開它不負責任的主人嘴裡,我聽到幾聲清脆的聲音,有點像骨頭斷掉的聲音。就看到醫生又換座位到我的右邊,大概又努力跟它博鬥了10秒後,左上智就正式從31個住戶清單裡被移除了。Joy也漸漸往無齒之徒這條路又邁向另一個新的里程碑了。

一拔完,走到領藥區。護士小姐就一直吩咐著:紗布咬著一小時、先不要喝太熱的飲料、麻醉退了才可以吃東西、口中的血水要吞下去,不可以嗽口。回家雖然不明所以,但是我還是很配合的口水往肚裡吞,不過這時又體會到男子漢打落牙齒和血吞,其實是有它的科學根據的。辜且不論男子漢是否應該忍辱負重,但是回家查了不可嗽口或做出嗽口動作的原因才明白,原來吐口水這個動作會讓口腔內的產生負壓,反而容易會造成傷口流血不止。這樣子去聯想才明白,如果男子漢不和血吞的話,反而把血跟口水一起猛往外吐的話,搞不好就得緊接著講下一句話了:「不怕,不怕,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忍辱負重總比血流不止還要好吧。

其實在台北時,就一直計畫回高雄後要拔牙。因為把牙齒都處理好的優點是,將來出國才有可能不用花費昂貴到唉爸叫媽的醫藥費,先在台灣繳健保費把牙齒都處理好。是計畫要留學的學生們幾乎都會做的一件工作,當然優點就是牙齒都搞定了之後,就可以萬分期待中國農曆過年時期的魷魚絲、肉粽、牛軋糖等等的美食了。




註1:獨立筒的彈簧床我這陣子的睡眠心得是:,它是真的符合人體工學的床,因為可以靠它支持身體各部份的重量,卻不讓躺在上面的人的骨頭歪掉。簡單的講,它可以讓我的骨頭還是保持像站立時一樣,微微的S型。

註2:因為牙齒的麻醉好像打得有點多,回到家時左邊的臉有點整個麻掉,我還故意照鏡小笑,哈哈~結果左臉嘴角堅持不動,自得其樂中~我想當下像連續劇一樣被呼巴掌應該也沒知覺吧。




創作者介紹
915

No-where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