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初時,輪到我該上台北去開會。

出發那天早上還是先上了六個小時班,一下了班就往火車站衝去。一到火車站其實就發現自己把手機遺留在公司裡了。其實手機忘了帶倒還好,反正可以打公共電話啊~所以出發前用我身上僅存的現金10塊錢先打了通電話給同事,請她先幫我保管電話。但是我忘了我投的是10塊錢,就算你講市話只用了1塊錢,剩下的9塊錢是不可能會退幣的。(所以我打了一通講不到1分鐘卻要價10塊錢的市話)

我這個人出門時,很不喜歡忽然發現自己忘記帶什麼東西,我會覺得「悶」(而且會感覺今天一定都會很不順)為什麼?不曉得~純粹是心裡那一秒出現的感覺。就感覺一個不順會帶出更多的不順似的。

抵達台北之後,我很努力的掏出袋子裡發現手頭上只剩203元(->這200元還是要交給公司會計的。)我心裡想,要打長途至少要5元。不如就先去7-11買瓶大多多,把零錢換開好了,反正等一下看到提款機再領錢就好了。

買了一瓶8塊錢的大多多,丟進袋子裡在車站裡走了一圈後才發現。台北車站裡竟然沒有投幣式的公共電話,啊~啊~只好再度轉頭回去7-11買電話卡了,沒想到櫃台的先生竟然告訴我他們沒有100塊的電話卡了,只剩下200塊錢的電話卡了。

(不順啦~那我剛才幹嘛買大多多,一開始還夠錢買電話卡的)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當然認命先找提款機領錢再去買了。

我想金錢對我是有”助益”的吧,我好像只要皮夾裡有錢的話,就會開始順利起來,而且錢愈多人愈順。(其實也沒領很多,領個一千元而已。)領了錢,買了電話卡跟堂姐取得聯繫之後,在台北火車站裡,我足足遶了一大圈之後,終算找到進去台北捷運的路了。媽的,我在台北好歹上班了快3年,今天才知道原來捷運跟台鐵大概是有仇吧,怎麼一個好好的方向指示,可以把我帶上樓又引下樓。(遶了整整快5分鐘才搞懂方向牌到底是要我下還是左)不相信的話,你叫一個從來沒有由台北車站入口進去接駁捷運的人找找看。(整個動線規畫、動線指引不清不楚到今人有瘋狂大叫的念頭)。各位設計方向指示牌的大師們,您真是好樣的啊~想必您一定是從小就很想設計藏寶圖~或著您覺得讓一個外地人多遶幾圈熟悉一下台北車站對他們是有益無害的。(媽的,下次你來試試身上褙著超重行李時找路找看看。)


就在我看到熟悉的捷運售票機時,心裡真正才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總算又回到自己可以掌握的世界了。投幣買票時,正巧前二秒我隔壁機器有個伯伯先買了票,但是他拿了票之後,大概是趕時間吧,用異於那個年紀該有的”健步如飛”的速度火速離開現場,我在隔壁機器買到我的車票後,就聽到伯伯的售票機鏘~啷~啷~的掉下零錢。說時遲那時快,當我一回頭尋找老伯伯時,他那微禿的後腦門就在人潮瞬間淹沒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就當撿到的啊。

我好像從小就一直多多少少有偏財運,就連去學校圖書館,把包包丟進置物櫃裡都能撿到錢。(我們學校置物櫃是要投幣的,但是使用完後會退幣給你。)我有一次放包包時,忽然發現我的前人忘了將10塊錢拿走,所以我那一次連10塊錢都不用掏出來;就可以寄物了。後來某天和同學又一起往圖書館去找資料時,剛走到入口看到寄物櫃時,我只是很偶然的提到”我在圖書館也可以撿到錢”這件事,我同學覺得那一次只是剛好啦,那能因為這樣就算有偏財運呢?那天也不曉得為什麼,我一直覺得是因為我真的有偏財運,所以隨口就一句”不然我示範給你看什麼叫偏財運”,然後用眼睛大概將所有的置物櫃掃過。就在左上角的櫃子發現了另一個等待著我的10塊錢。

這次連我同學都驚呼"怎麼可能了"...

人生的得與失,好像總是月亮的陰晴圓缺一樣,時時變化、時時輪迴。

「得」跟「失」也只是我自己的感受,也許得就是失,失就是得吧。

共勉之-

P.S.重點是這偏文章到底在講偏財運還是什麼?一頭霧水的連自己也不曉得在寫些什麼。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