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課前仍然有那種莫名怕水的焦慮感,但是症狀已經較上一週減輕許多。

我以為本週課堂上可以有所「突破」,畢竟上週日我和Stefan還跑去公共游泳池,我練習打水練到嘴唇都發紫了,感覺自己對水的恐懼感也愈來愈低。以為這回上課"應該可以"放膽,不借助工具來滑水,可是還是不行,還是卡關在第六步:腳蹬池邊,手臂打直貼耳,手掌交疊臉朝下,滑行水面後站立,我連嘗試的勇氣也沒有。也還沒有被要求要邊滑行邊打水,就已經卡關了。只好回頭繼續練習第五步:手扶著池邊,練習打水,臉朝下,打水時只有後腳跟稍微浮現水面,全身皆在水面下,教練V也沒有強迫或給我任何壓力,她不時鼓勵我已逐漸克服怕水心理,也提供新的動作(借助潛板下)做滑水的動作,也學習水中的標準身體挺立動作。(這個我很拿手,我一緊張時全身彊硬,完全就是V要我們練習的動作了。XD)

V教練年輕歸年輕,但是很有耐性也很溫柔,針對我的疑問及不安,她也盡力安撫及回應。不過課堂上畢竟不是只有我一位學生,她也要另外指導進度較快的其他學生,我看著另外三位同學已經進展到水中換氣及仰臥打水時,心裡頭知道和別人「比較進度」是沒有意義的事,但是偏偏我那"好勝心理",讓我覺得有些沮喪。光是想到大家一樣都是初級班,他們第二堂已經在做滑水換氣練習了,我卻連滑水都做不到!!(而且還要仰賴浮板的幫助才敢放鬆去做滑水練習)

還好今天我也發現原來四位印度同學裡,有一位似乎和我一樣是會「怕水」的學生,他連在下水了也堅持戴著眼鏡!(不是蛙鏡,是平常的眼鏡)提到眼鏡不得不感謝一下Stefan,他送禮送全套,所以我連泳帽及蛙鏡都有。來上課的時候就戴上隱形眼鏡+蛙鏡的組合。蛙鏡在很大的程度上,幫助我克服了一些怕水的心理,我是個大近視,平常多半眼鏡不離身,唸書或使用筆電時,換戴度數較低的閱讀眼鏡,我的太陽眼鏡也是配載有度數的。在水裡眼睛睜開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但是對我而言,看不見(或看不清楚)是更令人難安的狀況。

今天還好有另一名"進度落後"的學生陪著我,不然我真的會更沮喪,不過我怎麼都沒提到另外二位女性同學?因為她們今天根本沒出席啊!

我沮喪到一回家就立刻寫了封信給我的英國媽,因為我開始質疑自己的矛盾說法,那有人說自己怕水,卻愛泡湯愛得要命? 到底我這種「怕水」恐懼感從何而來? 難道我小時候有溺水的經驗嗎? 難道這是某種Aquaphobia嗎? 這世界上有沒有那種藥丸,可以解決這種恐懼感? 我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既憤懣又沮喪。

Heather的回信來得就像一場及時雨,讀著她的回信,我的心情也漸漸平復,在很大程度上她給了我很多安定的力量,我知道她永遠在那裡支持著我,必要時我還可以飛回去找她。(絕不是因為我想再回英國玩的關係!)

心情一變好,我就不得不抱怨一下,Heather回信時提到胖的人比瘦子更好「浮」,所以他們在水中漂浮時顯得更容易些(因為脂肪的關係),我讀到這段落時,腦中的"新仇舊恨"一口氣都回來了,真的是要讓我發洩一下,當今社會對美的標準是「瘦」,用瑞士的標準而言,我是瘦子無誤,而且絕對被分類在「激瘦組」。我平日有運動習慣、飲食也算平衡,雖然不能百分百肯定自己到底有多少體脂肪,但是不管用電子體脂器或換算法,絕對都低於19%,一直寫自己是瘦子大概很顧人怨,但是瘦子不見得就是100%人生如意啊~譬如像學游泳,我沒有多少脂肪可以浮!(要自己結結實實的打水),我上週末只是待在游泳池久一點,嘴唇就凍到發紫,手指頭溫度像冰塊一樣(連Stefan都好奇:人類的手為什麼可以達到這種低溫?!),像嚴冬季節,我沒有多少皮下脂肪可以禦寒,身體末端失溫的速度,比雲霄飛車還要快,但是卻要長時間才能回溫變暖;去年的漫漫長冬,我曾經一度凍到有"不如增肥"的念頭。(還好最後春天總算來臨了!)

適量的脂肪真的沒有那麼可怕,而且優點似乎也不少,當然請不要怱略那"適量""兩字。 

創作者介紹
915

No-where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