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9日回診日:

平常如果和Stefan一起去診所或醫院,通常都要自己去找對的櫃台及診療室再加上漫長的等待時間。不過這次我自己單獨到醫院回診,加上因為我是歪國人,申根保險的部份理賠較複雜,所以要先付600瑞朗的保證金。到了專門門診區後,櫃台小姐聽到我的說明後,立刻親自帶我下樓去找出納部門,到了出納部門,還一併幫我解釋,連文件都印出來讓出納部門拷貝。
接著回到了等待區,等了大概15分鐘後,櫃台小姐還覺得有異,立刻撥電話詢問並請門診的護士出來喚人。單獨看診還真的多少有些好處,醫院完全用"歪國人"的規格對待我。(會不會太親切了一點)

進入門診區後,護士小姐帶我到一間像更衣室,但前後都有門的地方換衣服,開門進入反鎖後,換上看診用的深綠色開檔褲,再由另一道門離開直接進入門診間。(很聰明的設計,可以直接進入診療室見醫生,而不需要經過任何公共區域,長那麼大了再次穿開檔褲的心得是,還真涼快。)

換好衣服後詢問情況及觸模看診時刻,兩位男醫生(註1)都好帥!!!!!!!為什麼我卻要光屁股......然後因為觸診時比較不舒服,喚我看診的女護士還站在我身邊,拉著我的手輕輕安撫用著深感同情及柔情似水的眼神看著我。(會不會太溫柔甜蜜了一點!!)後來完成獨自看診的初體驗了,一切都很好,只除了我確定被診斷為Hemorrhoid這件事,還有事情的發展如我所預料的一般,要進行到手術這一關了。(我並不意外,因為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你可以騙得過全世界但是騙不了自己的)這次出發看診前,我還把所有跟括約肌有關的週邊單字都查好了,以備不時之需,這個還滿實用的,因為當醫生講到治療方式及手術細節時,你會知道那一區域會受到影響,不過醫生有更聰明的辦法,他現場直接印一張圖片拿筆在上頭畫啊畫的。通常只要人不要笨得太離譜,就算你聽不懂德文,我想都可以理解醫生接下來要做什麼的。(所以日常生活裡記得多多累積一些醫療建康的知識及常識)

8月18日開刀前回院檢查:

確定要動手術後,還有很多細節需要搞定,譬如我的手術保險公司付不付?我的身體狀況可以接受全身麻醉嗎?保險公司理賠給付及我們預付手術費用那一塊就交給Stefan去搞定。(辛苦他了,因為他恰巧從8月15開始啟程到日內瓦去當三週兵去了,所以這些雜事他要想辦法抽空或週末回來時搞定)前面提到因為申根保險的理賠較複雜,所以多半是病人先自付,再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所以我們一方面也要醫院先發出手術費用的上限,這樣才有個範圍去付押金。講到這裡,各位親愛的台灣鄉親們,如果有需要去看醫生,請盡快到醫院去報到吧。我的這個手術Joy哥也做過。(我的blog老是在出賣我哥的隱私,真是不好意思)他在台灣找到不錯的南部醫院,自費開刀+健保給付住院。醫生看他反正都要麻醉,順便幫他做胃鏡、大腸鏡...反正可以順便檢查的都一併檢查完了,這麼貼心又棒的醫院,開刀費用只索價7000多台幣。(住院好像我們有保險可以申請)而我在這裡只為了動個30分鐘的小手術,兼住院一天。醫生說的非常保守及謹慎:上限應該不會超過7000瑞朗!!。(沒錯!就是台幣24萬5)我們必須要自行先支付這筆押金,等醫院結清總費用,會再發給我們費用總表(保險公司申請理賠用)及將餘額退回我們的帳戶裡。(應該說是Stefan的帳戶裡,我在這裡還沒有開帳戶)所以台灣的醫療費用簡直是開玩笑的便宜了,而且台灣的醫生技術也很好,所以千萬別一拖再拖,等到像我人在國外,不得不就醫的情況。(其實我也可以一拖再拖回台就醫,但是Stefan不想要我繼續忍受這個不蘇服的小肉球)

所以今天是正式開刀前一週的身體檢查,檢查通知信裡有一份表格,詳細說明了各種麻醉方式的不同、運作原理及可能的後遺症。我們勾選完後,今天我到另一個分院去交上表格兼身體檢查,通知信提到有可能會抽血,所以我以為檢查會還滿詳細的,結果沒想到完全沒有。就只是坐在那裡和一位應該是護士的女性訪談,而且大概今天我是第100號檢查的病患了,所以她完全以語氣沒耐性及翻白眼的演技來表達她的不耐煩。我個人做過服務業,所以完全可以理解她的不耐煩,同樣的話一直重覆講,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錄音機或鸚鵡一樣,更難的是要持續保持相同的有禮或熱情在這重複性的工作上。所以心情倒是覺得還好,不會把她的不耐煩當回事。只是覺得要是我做的是相同的工作,大概不到半年就會想離職了;所以她還能忍耐坐在位置上也算是很厲害了。

選項一個一個在問答中勾選完了,後來她脫口一句:你要選擇全身麻醉或是人還清醒著但是不會痛的那種麻醉?

蛤!?我不知道我可以自選?所以腦中真的閃過很多念頭,內心好交戰,十分好奇想知道醫生在做些什麼,又覺得那一定會很可怕(依照Stefan的寫實說法是:你就只是一塊肉躺在那裡任人宰割啦)。後來是她真的等我的回答等到失去耐性了,好心的幫我直接選全身麻醉。後來回家後和捧友聊天才知道,原來捧友曾在大陸開刀前做過麻醉過敏測試,先打一點在手臂內側做測試。我本人這輩子還沒開刀過,一切都以Joy哥的經驗做標準,反正都是一家人,通常應該都差不多。(不過我倒是不像我哥有對蝦子過敏的情況,我吃什麼都沒問題)

檢查完後,因為距離動刀的日子還有一週,所以照常上課吃飯睡覺,一點都沒有手術前的緊張,大概要手術當天才會緊張吧。這些年來的個人經驗,大部份的人生經驗告訴我,想太多是完全沒屁用的,又不是做一個決定會影響五百人的生計或生命。一介平凡人,做的決定只會影響我自己的生活,想那麼多做什麼,反正該做什麼,該準備什麼就一步一步進行下去對了。

開刀前一晚8月25日:

上次做檢查時,拿到一張不耐熕女護士之手寫備忘單(所以就算她超不耐煩,卻還是盡忠職守,說聲讚!):今晚午夜一過完全禁食,水也只能喝到早上六點前。意思是早上六點後完完全全的禁食禁水,直到被送進開刀房為止。

所以雖然我講凡事不要想太多,但是事實上我今天下午開始就一直想想想想:想我晚餐要吃什麼好料的!?好讓我可以撐到明天中午前。結果最後煮了白飯,配上蝦子及黃瓜紅蘿蔔做成壽司了。不過就像我講的一樣,想太多沒用,因為為了多少能喝點水,我一早鬧鐘5點40分喚醒我之後,喝下約250cc的水後,昨晚的蝦壽司捲就消化完畢被馬桶沖掉了。所以一早空腹沒吃早餐真的有點不習慣,還好水多少能止飢,現在只希望能盡快進開刀房,不然我的EQ只會愈來愈低,通常我算是好相處的人了(講自己好相處的人通常都不好相處,對不對?!)但如果讓我餓肚子的話,我的脾氣通常只會愈來愈差。所以連Stefan都知道,和我出門的話,只要不讓我餓肚子,通常都好商量;要我飛岩走壁都沒問題(註2)。

今晚睡眠品質差強人意,因為太興奮的關係!?想想,困擾我將近2個月(或者應該該講更久10多年)的隱疾即將除之而後快了,光這樣想就有一種小學生要去郊遊的興奮感了,不過我還是盡量12點前就上床去,不過沒睡好也沒關係,因為到院被麻醉後,應該還會繼續昏睡。(而且我很白痴的想,萬一睡太飽,會不會不好麻醉,不過顯然我想太多,一吸入麻醉劑,我只記得反覆深呼級約10次左右,就完全不省人事了。)

註1:我回家跟Stefan說有兩位男醫師時,他的反應立刻是:為什麼有兩位,一位不夠嗎?其實我猜想應該另一位是實習中的醫師,因為他一直負責打電腦輸入症狀或處方之類的資料。而另一位則負責問診、觸診及檢查我的醫師。

註2:我唯一餓肚子時也可以繼續進行的活動,只有閱讀,其他的多半會放棄或停下來找東西吃。所以要我邊餓肚子邊登山或繼續往前走,我會火氣立刻上來,因為通常餓肚子繼續做消耗體力的行動時,通常下場都是餓到手抖或胃痛。

創作者介紹
915

No-where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aoriwu
  • 畫圖是個好主意!
  • 真的!而且還彩色列印,不只簡單易懂又有娛樂效果(有嗎?)

    915 於 2011/10/27 01:33 回覆

  • Saki
  • 請問,joy哥哥是在哪裡開刀的呢??我好像有點急症。。。搜尋到joy這裡。。。可是不知要去哪找哪個醫生。。。我也是高雄人。。。help!
  • Joy哥哥當初是在右昌聯合醫院(高雄市楠梓區)處理,急症發炎的話,可以先去就醫,吃或塗藥先消炎止痛,真想開刀也要等它們消炎後,恢復"正常"尺寸之後,醫生才有辦法實際觀察它的情況及程度,來提供你最適當的處置方案。
    先祝福你 處理順利。

    915 於 2014/02/13 17:49 回覆

  • Saki
  • 謝謝joy的分享!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