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在Plurk提到,等我的症頭完全根治後,要來寫一篇瑞士醫院看病記。

所以到底我生了什麼病?要不要緊?嚴不嚴重?.....就hemorrhoid啦!懶得查單字?........就「痔」啦!那個痔....痔瘡的痔啦。(見笑轉生氣)

這沒什麼好難為情的,而且是日積月累的情況,大概10年前就有一點症狀了,只是照維基的嚴重程度分級而言:一共有四級之分。

有興趣者請見:維基百科-痔

我的症狀像維基右邊的圖片裡的”脫落的內痔”一樣。

前情提要。

我的身體一直和我處於一種平衡及互利的狀態,我盡力照顧它,它就賣力的為我工作,所以從來就沒有什麼大便疼痛、便血這種會造成貧血或疼痛的狀況,我甚至沒有便祕的情況了(頂多小時候唸書課業繁忙,或上班工作忙碌操勞時,偶爾沒時間去大便才有便祕症狀)後來的生活裡,便祕離我很遙遠了,甚至自從做了肝膽排石之後,還養成了一早就大便(一直大便長、大便短的,以下改稱:出恭)出恭的習慣,每天早晨七點半就到廁所報到(早起那杯水若喝得早一點,六點半就可以上廁所了)。近期的情況是每次出恭後,會有內痔脫出的狀況,所以後來養成便後沖澡的習慣(所以我個人覺得免治馬桶是一個很棒及健康的發明,不過我家舊馬桶太小,沒辦法裝設那種新馬桶座,要砍掉重練才有辦法),每次溫熱水沖洗乾淨稍加按摩一下之後,它就乖乖退回去,我們兩人一人一痣倒也相安無事了幾年。(完全沒有便血、走一走脫出之類的情況,所以有幾年是處於第二、三期之間)

生活在瑞士,真要說家庭煮婦有什麼生活壓力那真的是莊肖仔,我的生活頂多就被切割成:(1)學德語 (2)登山健行 (3)準備二餐 (4)家事打掃 (5)練攀岩 (6)上網研究食譜菜色 還有最後,但不是最不重要的 (7)提供我強健的臂膀及肚子讓Stefan撒嬌用。

我的生活作習壓力真的不大,頂多每月一次衝進車站跳上火車出發去登山,通常跳上火車的瞬間車門還會關閉立即啟動(這個壓力大了一點);或是每天德語課上有將近40%的時間,無法理解老師的邏輯及解釋;每次練攀岩都要練到雙臂無力滿身大汗為止;還有上超市採購食材時要注意預算控制這事。我的壓力真的不大啊~習慣倒也習慣了。只是大概在瑞士的生活裡,有很多情況剛好會造成「痔」情況加劇:

登山健行:久站久行兼勞累。

採購行程:久站兼負重。(買個半打瓶裝水就9公斤重了,通常都單手拎它回家,因為另一手拿著更沉重的購物袋)

慢跑和攀岩:適當的運動很好,但是當痔的嚴重等級達三、四級時,就算用手托回去,它也很容易探出頭,所以你可以想像邊跑它垂掛在外頭的感覺嗎?

造成情況加劇的人生轉捩點是七月三日的登山行程,啟程時還好,但是走到了中段後,痔就脫出了。每次登山因為高海拔及走路甩手的動作,我的手指頭都會腫脹成香腸狀,請試著想像那天我的痔脫出後它也跟著同步腫脹了。週日返家後,夜半疼痛難耐醒來,我耐痛的能力算不錯,但是痛到眼淚自己流出來,這已經變成一種身體保護機制了,週一還是整天痛不欲生。只能一直忍忍忍忍,直到週一晚上受不了,才第一次吞了一顆止痛錠,至少可以讓自己入睡。(止痛藥真的很有效,一吞下去一小時後那股脫垂、腫脹、疼痛、漲熱的感覺,立刻變的好像是從遠端傳來的感覺,還是痛,但是至少讓人可以忍受)

這時候的痔完全是24小時都在體外的巨型狀況(整個充血到呈現兩顆巨峰葡萄狀(請自行想像)->這時候很驚訝原來肛門皮膚那麼有彈性,簡直和魯夫一樣嘛),發炎時期千萬別肖想把它推回去歸位,沒止痛藥的幫助,光碰到它都會讓人立刻飊淚的。

週二我就受不了了,連Stefan也看不下去了,他立刻打電話想要幫我掛號門診,但是門診全滿,等我看得到醫生要二週後了(我大概也痛死了)。所以他繼續詢問我可以有那些醫療資源可用,後來獲得建議,不如就直接去掛”急診”吧,我這種症狀不像一般來急診又是見血或是有生命危險之類的。我「只是痛不欲生」罷了,所以出發前一早還自己先再吞了顆止痛藥,一掛好號,先進初診間和護士交談說明病情,立刻獲得一顆止痛藥及半杯水服用,就開始我們兩人的等等等等等等時間,等了一個小時後被移到一個臨時床位讓我躺。(大概某位護士意會我的症狀不適合一直坐著,所以貼心的讓我有地方躺著)(這時候Stefan要趕回辦公室繼續上班,後續就要靠我自己和護士醫生溝通了)後來來了兩位急診室女醫生,詢問我的症狀及情況後,當然要看看情況有多嚴重。所以我立刻脫褲子給她們看了(有點急著獻寶尋求安慰的心態),兩人一看立刻一臉”深感同情及遺憾”的表情看著我和我的痣,然後邊說:這個樣子是絕對不可能把它們推回去的,太大、太痛了。(戴著手套的兩人連碰觸我的痣都小心翼翼,彷彿深怕用點力它就會爆開一般),大概被我的巨痣發炎狀況嚇到,兩人立刻電話連絡專門門診的醫生。

後來當著我的面隔著門簾但是我聽得到,兩個人在和直肛科門診醫生連絡討論我的病情,雖然我完全不懂她們在講我的什麼祕密病情,因為聽不懂。但是很顯然的,兩位具有愛心的醫生針對巨型未爆彈的解決方案也需要專門醫生的專業建議。其實痔瘡發炎發作時期,連直肛科專門醫生也救不了你的,你要先讓它退紅退腫恢復正常之後,專門醫生才有辦法進行後續的檢查並提供治療的方案,所以這時候去拍桌喊痛抱醫生大腿要醫生把它割掉或處理掉都是異想天開。一切都必須耐心等到患處消炎消腫後,痣組織恢復正常後,醫生才有辦法幫你檢查到底到第幾期了。(這時候醫生不管用手指或括肛器檢查時才不會痛啊)所以我後來拿到了一張處方箋,回家自行處理五週後,才能真正見到專門醫生(急診室女醫生順便幫我預約好五週後的門診了)。(我懷疑大概就診的時間,剛好卡到醫生渡假期,所以硬生生變五週等待期,一般好像四週左右就可以回診了)

回家前順便去了一趟藥局把藥購齊。請見下圖:一堆藥啊,可見急診室女醫生有把我的症頭形容的很完整,看到這堆藥在櫃台時我也嚇到了。

軟便劑(還有三種口味可以挑,我單買檸檬口味)、止痛藥、胃藥、二條外用塗抹藥膏。

IMG_2938.jpg

在家消炎期:

第一週:紅腫脹大的發炎期,痔一直待在體外退不回去,完全靠三餐止痛藥和一天2~4回藥膏塗抹來麻痺它的痛覺。待在體外的問題是藥膏也會一併沾到”股溝”,這裡真的用上股溝兩字了,悶熱及藥的磨擦,讓股溝又紅又癢。出恭時倒也還好,因為痣在體外了不會磨擦擠壓到,沒有壓迫疼痛出血的問題,我還是固定每天出恭後就沖澡把患處洗乾淨,再用乾淨棉棒沾藥膏把患處擦試一遍。唯一只有要把二顆巨峰葡萄之間的縫隙處也擦上藥,這裡比較不舒服一點。(希望我這心得寫一寫不會造成大家以後吃葡萄的心理障礙,因為我想不到有什麼東西接近它的尺寸了)

第二週:痣逐漸消風期,痣一樣持續待在體外,但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它就開始一天消風一點點,變皺了點。後來我終於忍受不了它一直待在體外了,在止痛及藥膏的加持下,我稍微按摩把它”搓”小,試著讓它回家門(導播請下背景音樂:順子/回家),終於在我「好搓歹搓」之下,它滿懷著血氣方剛的身軀及心情回家了,你知道當它進家門時,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一件事嗎?我只差沒在廁所歡呼了,因為這時候我終於可以把股溝徹底洗乾淨了。

第三週:痣消炎平復期,這時候止痛藥及胃藥皆停用,只剩下軟便劑及藥膏持續進行中,其實我不覺得自己的大便有硬到要用力才拉得出來,讓我們來看看學術的分類法:

布里斯托大便分類法

以前的我可能大部份是第三型,但是做過肝膽排石後逐漸朝第四型發展。所以曾經很懷疑,既然便便不硬、水份又喝得夠,為什麼醫生還要一口氣開四週的軟便劑讓我天天服用,不過聽醫生的話才是乖孩子,繼續服藥中。

第四、五週生活作習似乎恢復正常了,只是和發病前比較,我很有自知之明,它變成第四級(hemorrhoid最高級了!),起身做家事(脫出)、走幾步路去超市採購(脫出)、攀岩在人工岩壁上用力往下一個點移動(脫出)....總之就是無論你在做什麼,它也要探出頭來瞧瞧就對了。

也難怪現代人要叫它隱疾了,因為當它脫出時,當事人完全可以感受到它的滑溜及狡猾,但是又要默默不動聲色的忍受這個小小異物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不會疼痛、可坐可跑可跳、但是就是卡卡的,不舒服。所以第四、五週我逐漸失去了一點耐性,覺得幹嘛要忍受它忍那麼久,而且說不影響日常生活是有點誇張,因為它,所以我才沒有參加這一次的冰河登山之旅,因為它我要注意身體狀況,確保不再讓它發炎,免得回診時醫生沒辦法看診及觸診。

創作者介紹
915

No-where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