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受到上班的影響,連文章標題都被每天工作的習慣影響,習慣打個日期做註記。

要不是因為不曉得〔閱讀心得〕該怎麼直譯出來,我大概連那四個字都想打英文才對。(明明英文也沒多好。)

 

不過自從脫離〔書店排行榜〕的閱讀壓力後,我依照網友、朋友、親人、圖書館新書通報的交叉排列,選了一些最近有聽過自己也有興趣的書回家看。

盜墓筆記1~2(圖書館的借閱書)

盜墓筆記3~5(圖書館書還沒來,已經直接看到網路版第四集雲頂天宮了。)->可是圖書館預約書來的時候,還是會去借回來,因為網路版和書本版差異頗大。(害我有多看好幾本的錯覺)

 

晚年的美學(曾野綾子):我把這本書列為我的閱讀清單好久了,這次才在圖書館被我找到,原來放到前一排書架上去了。這本書充滿了許多有趣的觀點及思維;很多作者的想法會讓你心生「啊~對,我也這麼認為。」的心情。雖然日文翻譯書在我的眼中看來,一直有一種說話裝可愛的錯覺。(大概是因為日語的語言結構使然)不過這本書真的滿值得一看的。

借了三本〔半七補物帳〕回家:〔妖狐傳〕〔金蠟燭〕〔雷獸與蛇〕,看得好忙,因為我不會整篇看完再回頭看註腳,所以我的眼睛因為這套書得到充份練習上下遊移的運動。不過我連第一本都還沒啃完,等我想到再補一下心得。

最近發現和同事的言談,大概是因為我宅在家太久,一直浸淫在電腦網路、五花八門的書藉中的關係,我講出來的話,似乎帶給同事很大的娛樂效果,像最近在聊那個從二樓往下跳造成開放性骨折的傻妹話題時,我提到BBS上廣大的鄉民在討論這件事,沒想到〔鄉民〕兩字就逗得我同事樂不可支。我很多習慣用語也造成他們滿臉的疑惑,譬如我對某件事物產生的〔違和感〕,他們從來就不曾使用過〔違和感〕在任何對話或文字裡,所以直問我是那三個字?連鄉民也要確認是那個鄉?那個民?

這些小小的樂趣也讓我在思考,自己也許也用了大量他們不曾使用過的文字語言;原來不是很多人都像我一樣沉迷於PLURK、網誌上。我也漸漸發現因為朋友沒有玩PLURK、看網誌的習慣,所以有些話題他一直沒有看到過。這樣算不算是另類的隔閡呢?

 

 

 

 

 

 

 

9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